1. <blockquote id="nq8qd"><sup id="nq8qd"></sup></blockquote>
        <meter id="nq8qd"><xmp id="nq8qd"></xmp></meter>
            <code id="nq8qd"></code>
              1.  

               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

                设为首页 | 我要投稿
                长安播报

                《走火》第一章第六节 屋顶上救精神病人

                2018-10-23 20:18  来源:中国长安网  责任编辑:黄海英
                字号  分享至:

                  说时迟,那时快,刘长路猛然发力向精神病人冲过去。瓦片在他脚下不断发出碎裂的声响,他控制住自己已经倾斜的身体,伸出右手一把死死地抓住了对方扬起的胳膊,用尽全力往身后扔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精神病人当时的感觉肯定有点儿飘忽,因为他整个身体几乎被刘长路用自己的重量拽得离?#35828;兀?#32463;过短暂的飞行后趴在房顶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此时,刘长路的身体已经悬空,他脑子没有乱,努力控制住重心,极力将身体扭转面对支出来的屋檐,在整个身体快要脱离屋顶落下的瞬间迅速伸出左?#25191;?#22312;屋檐上。“哎哟……”下面的人集体发出一片惊呼和感叹声。刘长路整个身体的重量都悬?#20197;?#25235;住屋檐的左臂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韩建强没想到是这个结果,呆呆地?#36276;?#21452;手,张大嘴,喊?#35009;?#26089;想不起来了,整个人?#36335;?#20957;固了一样。

                  冀锋对靠近墙根儿的几个民警大声喊叫:“你们几个靠前呀,一定得接住他!另外几个人快从楼道上去支持,别都傻站着。”几个民警迅速跑到刘长路的脚下,无奈地仰着头?#36276;?#25163;,不知道能不能接住随时都会掉下来的刘长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悬?#20197;?#23627;檐上的刘长路感觉左臂都快不是自己的了。他运足一口气,尽量扬起头“啊”的一声喊,抬起右臂也抓住了屋檐。这使他感觉轻松许多,他费力地用脚空蹬着,想寻找可以着力的支撑点。这个时候陈其?#25105;?#29228;上屋顶了。他上来的同时还拿了一根十几米长的绳索,在他站的位置只能看见刘长?#32439;?#20303;屋檐的两只手,还有趴在远处疑惑地注视着他的精神病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先示意精神病人别动,然后马上用绳索拴个活扣,试了下长度,想找个地方固定住绳索,可最近的烟筒离他还有三四步远。他一咬牙把绳索缠在自己腰上,打了个死扣,冲刘长路的两只手喊道:“长路!我上来了,现在给你递绳子过去,千万别用太大的劲儿,我找不到借力的地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啊!”这是刘长路唯一能作出的回答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听?#20132;?#31572;后,陈其嘉把绳索向刘长路两只手的方向抛去,然后一点一点地放松着长度。突然,他感觉腰间一沉,一股力量在拽着他的身体向前扑去。刘长路踩到绳扣了。他赶紧蹲下身子,可还是来不及了,他被刘长?#32439;?#24471;向下滑行,瓦片在屁?#20667;?#19979;啪啪地碎裂,有一片弹起的碎块狠狠地顶在他两腿之间,疼得他差点儿松手。他忙用力拉住绳索,滑行中看准屋檐边上凸出的边沿,伸出双脚用力地蹬住,制止住下滑的势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刘长路的一只脚踩在绳套里。此时全身的重量几乎都落在这根绳索上。这种情况下他知道陈其嘉不可能维持多久,万一他撑不住两个人都得掉下去。现在自己能做的就是借这个力量向上爬。可他提了几次气都没成功,没有上面拽绳索人的帮助,他怎么也完成不了引体向上这个动作。他拼命地大声喊着上面的陈其嘉:“其嘉,你给我点劲儿,我上去。”陈其嘉此时憋得满脸通红,听到喊声下意识地抓紧绳索,双腿用力向后蹬去。刘长路借着这个力量双臂向上用力,把自己的身体拉向高处,当头部达到屋檐这个高度的时候,右臂迅速外展一个漂亮的单立臂把整个身子撑了起来,然后腾出左臂同样操作,把上半身搭在屋檐里面,陈其嘉见此情况忙用力向后拽着绳索。刘长?#20998;?#20110;把腿跨在屋檐上,然后往里一打滚儿,人躺在了屋顶上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好!好样的!”“这警察真行啊!”围观的旅客被这精彩的救援和自救的成功打动了,不约而同地发出一阵喝?#35270;?#21483;好声,随之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。

                  刘长路仰面朝天地躺在屋顶上不住地喘气,他这时才感觉浑身发软想掏支烟抽都没力气了。“师傅,你真行呀,这一手真牛。”陈其嘉揉着被绳索磨出血道子的手,“要是换了我,就上不来?#30149;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“这都是以前当兵时练的,我是?#36805;?#29983;孩子……靠的就是这点儿老底儿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都是这个精神病人折腾的。”陈其嘉说完这话,两个人都想来起还有个精神病人呢,紧张地同时往上面看去。精神病人老老实实地趴在他们上面,眼睛里充满?#21496;?#24656;,显然是被刚才那一幕高空惊魂吓着了,嘴里?#20849;?#20303;地叨叨着?#35009;础?/p>

                  刘长路费劲儿地向上面移动着身体:“你怎么趴下啦,过来!给叔叔把口袋里的烟掏出来。我手都木?#30149;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精神病人不住地摇着头:“我不过去,我不过去,我弟弟就是这么掉下去的,我是拿着他的抚恤金回家的,我不能过去。”他的神?#24378;?#22987;恢复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你怎么跑到上面来的?你不回家啦?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买好车票了,可是几个口都不让我进,说怕影响领?#20864;?#31449;,非要等领?#20864;?#21435;后再放我们这样的人进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刘长路和陈其嘉对一下眼神儿,心里都在想,一个局长要进站上车,下面就弄这么大的动?#30149;?#29997;问肯定也有咱们民警的事儿,估计清理他们这样的人没?#35009;?#22909;脸儿,可这也不至于让他跑到屋顶上面去呀,想到这儿,刘长路?#27835;剩骸?#22240;为这个,你就爬楼顶上来啦?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?#19968;?#37324;揣着钱呢,有几个人总在我身边转悠,我害怕呀,我?#26085;?#26381;务员央告他们放我进去,他们理都不理我,还往外推我。我只好找警察?#30149;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“你跟警察怎么说的?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说有人要抢我的钱,让他们保护我!可他们说我是精神病人,我当时脑子就蒙了,一回头看见那几个人还盯着我,吓得我跑进广场里面就爬上来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话说到这儿全明白了,这人是因为精神紧张外加过度疲劳,引起了突发性精神错乱。这样的事情以前在车站和列车上也发生过,多半是长途旅行疲劳过度再加上精神紧张。况且,这回他手里还有许多钱。刘长路拍拍腿,活动了一下胳膊,看着还战战兢兢的民工:“你别害怕,我们是警察,跟我们下去到医院检查一下,没?#35009;?#20107;儿,你就回家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民工紧张地点点头,慢慢站起身来,被刘长路和陈其嘉夹在中间,向屋顶的天窗走过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刚才这一幕被进站上车的局长看个满眼儿。他双手叉腰正准备指挥一下车站各部门和派出所联合救助,当一回现场总指挥呢,没想到这么快事情就解决了。他多少有点儿做作,刚要和一脸媚笑的站长进贵宾厅候车,一回头看见了带队赶到的公安处副处长。两个人握着手指指点点地说了一会儿,然后挥手?#20081;猓?#23616;长被一帮人簇拥着步入贵宾厅。

                  副处长回过头来冲人群里就喊:“韩建强呢?韩建强,你过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正和技术科小杨说话的冀锋听见副处长的喊声,忙冲不远处的教导员说:“教导,教导,刘处喊你过去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教导员韩建强连忙一溜小跑到刘处长跟前:“刘处,您找我呀?”

                  刘处长的年龄和韩建强差不多,可两边鬓角的白头发明显要比教导员茂盛:“韩建强!你是怎么搞的,知道今天局长从这里上车还来这么一手?”

                  韩建强一脸委屈:“刘处,您?#37096;?#35265;了,这是突发事件呀?”

                  刘处长的?#25191;永?#21521;外一摆:“你甭说客观!你怎么处?#29467;?#21457;事件的?你们制定的预案呢?你自己看看,民警和旅?#25237;?#28151;一块儿了,连个警戒带也不拉,凑一起看热闹呀?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刘处,您别着?#20445;?#24403;时光顾着救人了,是我?#24378;?#34385;问题不周全,没把工作做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还救人呢,那是谁呀,?#20197;?#25151;顶子上面跟耍猴似的,幸亏是上去啦!要是摔下来怎么办?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哦,那是刘长路,咱所值勤三组的民警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刘处长?#36745;?#38382;下去,用手指着韩建强:“我把出现场的人?#20960;?#20320;留下,详?#20613;?#26597;事情的原因,下午给我一个报告。”说完拉开早已缓缓驶近身边的汽车?#29275;?#19968;伏身子钻了进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刘处慢走,刘处慢走。”韩建强不停地对着汽车弯腰举手,直到汽车开出车站大门。

                  刘长路和陈其嘉刚下楼就被一帮人围住了,夸奖和赞誉的话灌满了耳朵,两个人?#24425;?#20114;相地?#36460;?#23545;方,都说在救援当中对方起了关键作用。剩下的事情就是例行调查了,刘长路简单地对调查人员叙述了一下情况就跑出来了,他不愿意面对这样的调查。当走到侧广场花圃?#21592;?#30340;时候,他看见冀锋正举着个手机给谁在打着电话,一边打一边不停地点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这小子给谁打电话呢?”想到这儿他轻轻地贴了过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冀锋好像感觉?#25509;?#20154;来了,忙掐断了话头:“好吧,回来再说!”挂断电话回头看见了刘长路:?#23433;伲?#20320;不老老实实地向上级调查人员汇报经过,跑这儿干吗来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刘长路摇摇头:“我得盯着你呀,看你给哪个小蜜打电话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你就没点儿真格的?都三十好几的人啦,还跟刚入行似的。别总是这副无所谓模样儿,见面儿就找乐儿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找了?#35009;?#20048;儿啦?让这么多人看着,在房顶子上挂了半天。也不抓紧上来几个人帮忙,是你们拿我找乐儿吧?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你看你这话说的,”冀锋赶忙递过去支烟,“你吊上面的时候我可是真揪心呀,当?#26412;?#32452;织人上去了,还叫下面的人拉开场子准备接你。你说万一摔下来没人接,准变?#19978;?#29255;啦,我可怎么跟你家属交代呀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去,去,也不说点儿好听的,真丧气!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呵呵呵……”冀锋笑了:?#26696;?#24773;你也怕咒呀,好啦,赶紧回去值勤吧,我也得回所写报告了。”说完,他转身走开了。刘长路对着冀锋的后背问道:“你刚才给谁打电话呢?还挺神秘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?#26696;?#20320;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滚!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他们俩谁都没有注意,在花圃的另一头还有一个人全程听到了他们对话的所有内容。他,就是老民警赵鹏程。

                  赵鹏程是跟着第一拨民警赶到现场的。当看到刘长路在屋顶上奋力救人的一刹那,他感觉胸口中有股热流不断地向上涌,忍不住也想冲出去。当陈其嘉拉着刘长路爬上屋顶的时候,他真为这种情义感动,这是自己曾经有过的一种经历,?#19978;?#22312;却遥遥难觅。他甚至想,这个拉刘长路的人应该是他,赵鹏程。

                  当看到教导员韩建强卑躬地送走处长的时候,赵鹏程不?#20667;么有?#30524;儿里升起一股厌恶:“老天真是不长眼,这么个玩意儿竟?#36745;?#24179;海站待了?#22235;輳“四?#21834;,抗战都结束了,怎么就没见这个汉奸?#25165;?#31389;呢!”他郁闷地来?#20132;ㄆ员?#22352;下来,掏出支烟叼在嘴里,摸索了半天?#35009;?#25214;到打火机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张所吗?我是冀锋。”这是副所长冀锋的声音,他赶紧把烟从嘴边拿下来,竖起耳朵仔细地听着。“开完会了吗?哦,在半道儿上,有个事儿得赶紧跟你说一下,就是刚才发生的。”他往下缩了缩身子,把自己隐藏在花丛里。冀锋用极快的语速叙述着刚刚发生的事情,最后用肯定的语气称赞着陈其嘉:“关键的时候陈其嘉上去?#30149;?#23545;,对!拿绳子把长?#38450;?#19978;来的。对,这俩人都不错。韩教导当时傻了……我跟他说啦,让他启动应急预案……?#35009;矗?#22909;吧,回来再说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看着冀锋和刘长路分开走远后,赵鹏程才长出了口气。冀锋真?#21069;?#38754;玲珑呀,他抢在第一时间把这件事情向所长张东平作了汇报,?#25172;?#26159;先把自己择出来了。日后公安处追究起来,就算是有责任,他是个副所长,前面还有?#20154;?#23448;大的教导员顶着呢,要是成好事,?#24425;?#20182;先推举的陈其嘉、刘长路。两面都能落着好,谁也不得罪,为官之道啊!他点燃重新叼在嘴边的香烟,猛吸了一口,?#21482;?#32531;地吐出来。韩教导员怎么办呢?他?#24425;?#20010;老江湖,到时候肯定会给自己找个下家。拿今天的事来说吧,好了,肯定想不起刘长路,坏了,百分之百得把刘长路想起来,谁叫韩教导员和刘长路不对付呢。话又说回来,能和韩建强对付的民警又有几个呢?自己该怎么办呢?

                  赵鹏程站起来,慢慢地向办公室的方向踱着步,心里还在盘算着刚才的事情。把走火的事儿给他捅上去!今天是韩建强值班,办他个失?#21834;?#21487;这样长路又该怎么办呢?他可是当事人啊,人?#19968;固?#24847;跑到自己这儿来告诉一声,陈其嘉、许彬?#36864;?#24050;经攻守同盟了,我也红口白牙地答应人家不说出去了,这要传出去,我可能没法在平海所混了。他不由得使劲拍了拍自己的?#28304;?#21487;是机会难得呀,过了这个村再找这么个像样的事情就?#29273;病?#21756;!谁让你韩建强平时不为人呢!今天别?#27835;页?#38452;招儿,使暗器了!想到这他不由得叹了口气:“长路,兄弟,老哥哥我对不起你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野生动物保护法等15部法律的修正案草案提请审议

                司法部会同国务院有关部?#29275;?#36215;草了野生动物保护法等15部法律的修正案草案。

                非法拘禁、殴打、虐待……吉林长春首例黑恶势 ...

                上诉人、各原审被告人均表?#25937;?#32618;伏法。

                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,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!

                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!

                泪目!50岁民警怀念去世九年的?#30422;祝?#20196;人动容

                当自己到了五十这个“知天命”年龄时,怀旧情结总是萦绕在无尽的?#22841;?#20013;。

                重庆时时彩2.3.0安卓
  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"nq8qd"><sup id="nq8qd"></sup></blockquote>
                    <meter id="nq8qd"><xmp id="nq8qd"></xmp></mete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nq8qd"></cod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"nq8qd"><sup id="nq8qd"></sup></blockquot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ter id="nq8qd"><xmp id="nq8qd"></xmp></mete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nq8qd"></code>